【花夫妇】水之都Marpolis(1)

*独伊清水
*标题来自我团三哥
……
1.
路德维希很喜欢他现在住在的这个小镇。也很喜欢他的房子,他的家……其中最常呆在的,最喜欢的莫过于他精心照顾的书房了。
不管是平日拉开绣着草纹的,有点陈旧却也洗得很干净的窗帘之后,从窗外照进来的充足阳光,还是漆成沉静的浅浅蓝色的墙壁;宽大稳重,摆满了资料和笔的书桌;分类排序,严格整齐地摆在书架上的各种书籍,它们也被按照颜色排布,除了内容的精妙,这样的摆放也让外观赏心悦目;用屏风遮住的现在用不到的壁炉,还有最显眼的放在案头的那个有点奇怪的被一根杆子撑起来的玻璃球……所有这一切都是让人舒心适意的。
“哥哥是跟哪个法师骗来了这盏灯啊……这东西要买可不便宜……”
快到吃饭的时间了,路德维希没有拿笔继续写他的历史研究,而是靠在椅子上随意地翻着一本星象学的著作,“不过的确很好用。”
他又把灯扭亮了点——天快黑了,书上的文字又小又晦涩,还是更亮点好——才刚要把扣在桌子上的书拿起来再读一会,敲门声就打破了傍晚的安宁。
咚咚,咚咚。
门外的那个人虽然没有急匆匆地敲,却也稳定地一直敲个没完。
在这个时候会有什么人来拜访呢……如果是哥哥回来了的话就直接开门了,其他人……
在思考的时候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朋友的路德维希先生一脸迷惑和忧郁地走到门前,“哪位?”
“我听说你是这里最渊博的学者,我能问一些问题吗?”
一个属于陌生的少年的明快声音从门的对面传了过来。
是来请教问题的?路德维希又想了想桌上没看完的书和不胜其烦的经历,准备稍稍想个理由把他打发了。
“拜托你……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门外的人诚恳地继续说,“我知道知识和时间都是宝贵的,我能付的起报酬。”
听语气似乎真的很严肃,路德维希想。那就听听他的问题吧,谁会嫌多一笔外快呢?
于是他打开了门,打量起那个来请教的人。
门外的人看上去是个刚刚二十岁左右的少年,皮肤很白,棕色的短发梳理的挺齐整,只是在边缘有一撮翘起来了;穿着看上去价值不菲的皮靴,虽然朴素但是感觉面料很好的白色衬衣和深棕色长裤,在外面披着一件蓝色的,看上去让人有种怪怪的感觉的斗篷。身上没露出武器或者饰品的样子。看到门为他打开了,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有着优渥家境的人。
路德维希这样扫了他一眼,一边想着这是谁家的少爷跑出来了,一边侧身让出通路,“请进。坐到那边的沙发上就可以了,桌上的东西自便。”
“谢谢……别人说得很吓人的样子,但你真是很亲切啊~”年轻人往沙发上一坐,很随意地拿起了一个苹果,“那我就自便咯?你就是路德维希先生吧?”
虽然是很随便的举动,但是让这个人做出来就有一种特殊的和谐感。
“我是路德维希。”他坐到了桌子的对面,“我该如何称呼你?你有什么问题?”
“我的名字是费里西安诺哦。我想知道一些关于地理的问题……传说中的水之都的去向。我知道,大概跟这些地方有关……但我不知道这些地名现在代表的方位。”费里西安诺似乎触动了什么回忆似的说。他把还没来得及来吃的苹果放在了桌上,报出了几串古文。
这是个有难度的问题,路德维希想,“我曾经看到过有关的记载。可以帮你查找一下。不过你为什么要问这种……‘童话故事’?难道是寻宝者吗?我看你的身上没有带着兵器……如果你是来玩玩的,就趁早回家去。”
“不……这是我必须要做的事情。”费里西安诺有点气恼似的,“那我也拿出点诚意来。”
他招了招手,于是水流凭空出现了;一个清澈,明亮的水环,忽视了自然规律一样悬浮在他身边缓缓旋转。虽然看上去像是无害,但是路德维希了解关于魔法的知识。他知道只要施法者下一个命令,那个环就可以加速到足以轻易剖开钢铁。
“好吧,一个法师总不至于来浪费时间。”路德维希说,“我答应你了。不过对比这么古老的文件需要一段时间。后天再来找我吧。”
路德维希的话说到某一处的时候,费里西安诺抿起了嘴,流露出一种……似乎是悲伤的感情。少年没有多余的动作,那个闪闪发亮的水圈就消失了。
该不会弄湿我的地板吧?路德维希皱着眉头想。然后他忽然明白过来,他不快的原因不是……不只是因为地板。还有那个陌生少年脸上的丧气表情。
他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个陌生人开口,但是却又忽然生不出把他直接打发走的心思,于是试探着问,“你不是本地人?”
“是啊,这的一切我都不太熟……”似乎是被谈话转移了注意力,欢快的光芒又回到了他的眼睛里,“不过是个很好的地方哦。大家都很亲切地帮了忙。”
“你是一个法师?法师都是博学的。我想这个问题你未必要问我。”路德维希打量着这位客人。他是真的在开心……真是个让人搞不懂的人啊。
“……我的家在遥远的地方,现在我是由于意外状况才掉到这里来。”费里西安诺的语气里听不出来是抱怨还是忧郁,“问你的问题……有关于我家啦。我现在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状况了诶。”
“是吗?”家族责任,难道他是贵族吗?路德维希一边猜测,捕捉着对方游离的眼神,一边想。虽然似乎没有说谎,但是却有所隐瞒呢……是啊,谁会对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毫无保留?他整理了一下思绪,说,“天色已经晚了。你该找一个地方住下了。不缺钱的话,中心广场那边的那家酒店是个不错的地点。”
“谢谢!”费里西安诺拿起了桌上的苹果,“那么后天见~”
把费里西安诺送走之后,路德维希看着空空荡荡的屋子里,忽然有点寂寞。
我刚刚是不是应该尽地主之谊请客呢?
算了,就一个人吃吧。反正这么久了都是这样的。
于是他拿出了拖把打算先把地板擦擦。
……
第三天的中午。
“喔!好厉害啊,路德。”费里西安诺扑在桌上摊开的地图上,上面已经有几个地点被标了出来,“真的都找出来了!”
“你为什么开始那么叫我了……”路德维希无奈地待在一边看着那家伙的兴奋样,“有你提供的资料,做到这一步并不难。但这也就是极限了。”
“呃……”兴奋完的费里西安诺抬起头,“虽然挨个查过去就好了……但是,我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去啊。”
“法师,你自己飞过去?”
“太远了……很累的。”费里西安诺趴在桌子上,“要说搭车的话也不太清楚……你能陪我走吗?做我的向导?”
“……我也没有要紧的事情。”路德维希想了想,决定把自己的书稿先放一放,“看来你真的知道什么。我对传说中的水之都也很感兴趣。就一起走一趟吧。刚好也可以出门转转。”
“好啦!”费里西安诺眨了眨眼睛,“说定了,出发吧……等等,这是说好的报酬。”
少年从袍子的口袋里随随便便地掏出了一颗蓝色的宝石。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其价值也远远超过了路德维希心里的正常预期。
“这太贵重了。”他摇摇头,“你不需要给我这么多报酬。”
“ve?哥哥说过不能让别人白帮忙的。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你就收下吧。不是跟你很相称吗?”费里西安诺毫不在意地说,“就当成是朋友送来的礼物?”
“朋友?”路德维希有点迷茫,“一路的开销也由我来付吧。当成是我帮你换了点零钱。……法师都是这么奇怪的吗?怪不得哥哥说过跟他们打多交道会倒霉……”
“ve?”
路德维希看着手中小小的明亮的蓝宝石在阳光下折射出的澄净光芒,不知不觉地有点开心了起来。
“好吧……先吃饭。然后整理一下再出发吧。”

评论
热度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