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你从未成为传奇[刺客信条][看门狗][声名狼藉次子][虐杀原形][血源诅咒]

·来自@Exciting light. 大大的梗
·手机码字如有失误务必告诉我;也许会继续写这个梗
·由于有几个家伙不太算是英雄而稍微修改了一下标题;有一点短小,各种意义上的ooc和渣文笔,最后一个才是重点【滑稽】
·我想看鬼泣的!有那位大神能想出怎么让他们爷仨平凡一生呢……

命运的车轱辘转呀转,笔直地掉进了沟里……

——是啊,我们很幸福。……真的。
——真的吗?

——acu
“也许你会很意外吧?”
“我们曾经置身于革命前夕的漩涡之中。”
你炫耀似的转动着手中的银匙,向着最后一个愿意倾听他陈年滥调的故事的顾客绘声绘色地说。
“像我妻子的父亲一样,我们曾是圣殿骑士团的一员。哦,隐藏在历史的阴影里的秘密结社,为了秩序而奋斗,听上去是不是很帅气?”
“尽管因为父亲的身份我在骑士团里的地位很尴尬,但是有她就够了。那是一段美好的时光,信仰和爱情让两个年轻人乐观热情,我们盲目的相信一切都会变好。”
锵啷。
在你手中转动成一团银光的银质小勺子掉在了桌子上。显然你没有自己所吹嘘的身手。
“但是事情不是总那么美好。突然我的岳父大人被杀了。我妻子接任了他的大团长之位,哦,第一个女性大团长,准备找出我们的仇人,做出一切的幕后凶手。”
“可我们被那个觊觎团长之位的家伙收拾的落花流水,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就几乎失去了我们的一切。”
“她本来想决死一搏的。但是我阻止了她。至少我们还拥有彼此。也许我们这样天真的人本来就不应该待在那个位子上,不是吗?我们可以选择平凡一点的活下去,不用担心被袖剑刺穿心脏。”
“我们有不少积蓄,离开巴黎远走他乡。不知道为什么,刺客们没有追上来……而骑士团的叛徒,”你加重了语气,“也没有再在乎失势的我们。”
“因为岳父的事情,妻子与我总是有点不融洽,过了这么多年,她还是难以放下。”
“至少现在我们过得不错。”
你拄着咖啡店的桌子说。你的棱角被岁月磨平了,曾经锐利的眸子现在平和而浅薄。
咖啡店在你独具匠心的经营下多年来人气旺盛,获得的利润足够你们一家过上悠闲的生活,而又有娇妻在内,许多人都有些羡慕你。
可是你快乐吗?
“当然。”
你低下了头。

——watchdog[因为看门狗的设定不太全所以有我脑补的成分]
你捏着酒杯看向我。
“哦?你也对我的过去有兴趣?说实话那不是什么光彩或者刺激的事情。”
“我曾学习过黑客技术。我曾经以此度过一段疯狂的日子,我和我的师傅一起盗窃隐私,入侵系统,我们自以为掌控了信息就掌控了一切……现在想想那真是太蠢了。”
“后来我们干了一票大的。看着金钱滚滚流入总是给人带来快感,尤其是黑钱,正义感能麻痹我们的负罪感。”
“但是中途我怕了。在这个系统上我们并非处于顶端,我觉得有人盯上了我。于是我阻止了戴米安继续行动,人懂得见好就收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我们分了赃,但戴米安仍旧贪心不足……我们分道扬镳。”
“我去了一家大公司工作。我对那些神奇的代码似乎真的很有天赋,很快工作就稳定了下来。他们似乎也有什么内幕,但是这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你有些佝偻,浑浊暗淡的双眼像一摊死水一样没有反光。你还是壮年却已经有些显得老了。
“哦……小杰要过生日了,做舅舅的可不能缺席。”
“那个孩子很精神,也对程序设计之类的事情很感兴趣。也许他也会走上我的道路。”
“他的妹妹也很聪明,一定能很有出息吧。”
“你要去party吗?”
你笑的很开心。
在这一刹那酒馆的灯光突然全部破灭,吵吵嚷嚷的人群骤然安静下来。
你的笑容残留在脸上。
“ctos又被人入侵了?”
“哦,随它去吧,调查然后惩治他这是警察的工作。”
整个芝加哥都笼罩在黑暗之中了。
你的心呢?

——infamous:secondson
“哦,你是问我那次吗?那惊险刺激的让我一生难忘啊。”
年轻的警探显然还没改变自己跳脱的性子,抖了一抖,吐吐舌头,说:“那次真是差点就死掉了啊……”
“我被传染成了生物恐怖分子。那几乎意味着身败名裂的开端,但是……我哥哥和我的族人愿意替我隐瞒。他们知道的,我不会去利用它犯罪的,我不会侵犯任何一个人的利益。”
你有些局促不安,“奥古斯丁……那个可怕的女人。她杀了汉克——那个传染我的人——不过这也让我安全了,没有外人知道我也成了一个生恐分子。”
“我把自己装成一个懦夫,混过了奥古斯丁的审问。她也许还有些疑惑,但已经懒得再看我一眼。”
你自嘲地笑笑。
“从那以后我懂了很多东西……我当了瑞吉的跟班——毕竟我需要一份工作。我不能再无所事事下去了。我不再在显眼的地方涂鸦,但还是会偶尔参加些活动。看着那些人被我的艺术震撼到真的很开心。”
“这些烟——也许只是我生命中的一个小插曲而已。”
你喃喃道,“一个麻烦。”
“联保部的奥古斯丁女士已在日前将流窜的三名生物恐怖分子抓捕归案……其中一名女性在战斗中被当场击毙……”
电视的声音远远传来。
“奥古斯丁女士,您在生物恐怖分子的肆虐之下拯救了西雅图,请问您有何感想?”
你像是心脏漏跳了一拍,呆滞了片刻。
“感觉不太好。”你关上了电视,“是因为不想看到那个女人嚣张的样子吗?”

——prototype
“nice.”你神经质的微笑,“这些小东西真是神奇……它到底还隐藏着多少秘密呢?”
病毒在你的手中进化完善。它们变得危险而无法控制。
你满不在乎的说,“我只是喜欢研究而已。——至于这被派上什么用途,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在很多年前我曾经想过把这种可疑的东西拿出去公之于众,但是万一出了什么问题,dana就可能有危险。我不能冒这个险。”
“不是吗?”
“至于其他人……我为什么要管他们的死活?”
你试图笑笑。

——血源诅咒
你一直没能推开门。一次次的死亡与重生之后,你放弃了挑战那个怪物。
亚楠中部是你家,阿门。

——当你错过了命运的巧合的时候,你还错过了什么?

评论 ( 59 )
热度 ( 1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