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友[ea]

·如果你觉得有bug,那一定是神奇的育碧球惹得祸,忽略掉就好了[滑稽];用「」代表写字;别吐槽英语……对不起我真的不会阿拉伯语尤其是古代的
·迷之短小;试验一下神经病一点的文风;a姬存在感稀薄
·长篇硬缩短的产物

——在那之前,他们并不明白,彼此之间隔着的除了薄薄的纸页,还有数个世纪的倾颓荒落。
 
  0.
  金色的风——佛罗伦萨的阳光,穿越地日之间15亿千米的黑暗,分秒不错的降临人间。
  在这样的早晨,一切都平添仪式般的庄严。
  尤其是死。
  ——这世上至美的景色啊!
  复仇则是ezio能做出的唯一而必然的决定。
  1.
  自从知道了乌贝托的行踪,他已把一切心力放在对一个问题无尽的探究下——如何杀死他,如何杀死一个人,为此他可以穷尽一切方法。
  但是斩断仇恨,只有用刀剑亲手刺穿叛徒的心脏啊!用被害者的遗物来了断这一切吧,被良好保养的袖剑在灯下不反射一丝光彩,机簧声微不可查,沉默的渴求着仇敌之血。
  ezio在半本笔记本上潦草的勾画着观察到的地形,杀死他,杀死他,杀死他,每一道墨迹里都倾注了他深刻的“爱意”。
  微感疲惫的ezio揉了揉眼睛。
  嗯?
  本子上多了一条痕迹。
  凌厉而果断的一条线,指出的路线就是大摇大摆地从正门进去,找到目标杀死,然后再从正门出去……能想出这种方案的人脑回路该有多么笔直啊!不不不,这大概是我无意中画的吧?呃,我刚刚不是说自己……
  他郁闷的拍拍脑袋,自己真是紧张过头了,都出现幻觉了——幻觉?
  本子上一笔一划的出现了一行字迹,仿佛一只无形之手凭空写下。
  不是幻觉,而是超出我判断的某种事情。
  他如是判断着,因为在泛着微蓝光彩的漆黑视界中,那行笔迹清晰如故。
  「你有这样做的能力。隐匿于人群之中。」
  「你怎么知道的?是什么巫术吗?」ezio怀疑起有人对这个本子施了什么法术,不过也只是想想就觉得这实在是太蠢的一个念头。
  「不是巫术,是来自先行者的技术,而且,你把自己的故事都在这个本子上写了多少次了?」
  ezio想到有个人把他这些天写的东西都看到了,脸一红。

2.
  「你会后悔吗?」
  「不,她是个好女孩,不应该因为我,因为一个注定满手鲜血的罪人耽误了自己。」
  「……」
  ezio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只是他看着对方的“沉默”,忽然有些心酸。
3.
  「我后悔了。」
4.
  「喂……好多年过去了。你还在吗?我要去马西亚夫了……密匙已经集齐了。」
  ezio在伊斯坦布尔的夕阳中如是写。
  「你要是再不出现我就真的会以为你只是个幻觉了。」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久违的笔迹缓缓浮现。
  亲笔签名,唔,对面如果真的是个巫师那可不是什么好主意,ezio想着随手写下。
  「Ezio。For you.For Ezio.」
  什么意思?
  前日看到的信息忽然从他的记忆中闪现出来,雄辩地昭示自己的存在。
  “A massage for who?”
  “I wish I know.”
  别开玩笑了这怎么可能?
5.
  追随幻影而来的旅者点亮火把,正如曾经那人熄灭它们一样。
  先人的书桌上还摆着纸笔,他从未停止思考,直到归于死亡。
  ezio忽然在大导师的书桌上发现了一样东西。
  半本笔记本。
  样式太眼熟了。他拿出自己的笔记本,不由自主的拼了一下。
  严丝合缝。
6.
  我曾经以为跨过山和大海就能见到你。
 

评论 ( 7 )
热度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