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Desmond中心]追逐幻影之人(2)

*大概二是引子,兄弟会是主体,启示录是主旨,三收尾
*可能会在ed中间掺一点em
*短时间内更新都不会很多,等到写完了再重新整合,大纲已经打好了。因为是手机码字所以文本上可能有问题,或者剧情bug,发现了要告诉我哟

4.
  Desmond带着不安的笑容走回奥迪托雷宫。
  这些事情的确让他很安心,无论是和大名鼎鼎的达.芬奇和母亲一起漫步佛罗伦萨的街头,穿过熙攘的人群,还是替可爱的妹妹教训负心汉——当时Desmond被Ezio教会了一大堆意大利语骂娘话,他有点好奇是谁在兴高采烈的翻译加字幕,或者飞檐走壁踩烟囱地替小佩找羽毛,看到他开心地回去睡觉的样子Ezio和Desmond都会心一笑。
  但是这样美好的生活不该属于一个刺客的。
  他们……我们的宿命就是与鲜血与死亡为伴,就是改变一切然后被遗忘,就是孤独地行走在历史的阴影里,缄默不语。
  他在房顶上慢悠悠地晃荡,漫无目的地出神。说到底这一切早就已经发生了,那些爱恨情仇早已坍塌成了历史的坟墓里的无名尘沙。可是如果是你亲自面对这一切,你与来自数个世纪以前的一颗真诚的心紧紧相贴着度过了这样的几个小时,你真的做得到冷静客观吗?
  Desmond蹲下观察房屋瓦片的纹理,很细腻很真实,雨水曾经晕开的痕迹存留在上面,边角处有细微的缺口,似乎是被自己刚刚踩得。看来Ezio也曾经这样观察身边的细节,他想。
  他从鸽笼里取出信件,决定不再想那些问题。

5.
  简直是一团糟!
  不管是那个人……嗯,长得奇形怪状但是没有什么病的人的那些很让人在意的话,还是回家之后一片狼藉人去屋空的样子。好在家里的女眷都没有什么问题。 
  两人同时叹气。
  Desmond觉得Ezio大概不管怎么折腾自己都不会有什么事的,毕竟他到现在都没见到伊甸圣器。但是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在狂跳,哦,不对,是Ezio。
  他显然已经意识到事情的严重了。Ezio看来早已对此有所察觉,所以他完全没抱一点侥幸之心,决然地走向市政厅。这可不是像之前跟哥哥的玩闹,士兵日夜在哪里巡逻,如果被发现了自己被抓还好,救出家人的希望就要化作一缕青烟随风而去了。做了十七年守法公民——最多打打架斗斗殴的Ezio在将要逾越规则的界限时完全没有犹豫。
  ——冒险去见父亲才有机会救他们。他一定被关在那间牢房里。
  ——那么我能不救他们吗?
  ——不能。
  ——那就让禁令去见鬼吧。
  “也许我天生适合冒险。”Ezio小声嘀咕。他不仅完全不紧张反而在平静中隐隐约约有一点兴奋和期待。也许因为这是他唯一的希望。Ezio不信神,他的信仰是家,家族,家人,他不知道离开他们自己该如何活下去。
  哈,果然,Ezio你是个刺客。Desmond在心中默念,Everything is permitted。
  为了所爱的人。

6.
  Ezio闭上眼睛,用连自己都意外的速度静下心来。
  父亲说什么?天赋?难道是说那个东西?
  再睁开眼时,世界归于一片灰暗,白色的光明亮而温柔地闪烁着,无比醒目。
  他有些惊讶,但是没有多想——这里有一扇暗门,这意味着什么?
  思维还是一片混乱,他摇摇头试图把这些乱七八糟的烦心事都晃出去。但这只是让他有些微微地头晕。
  打开暗门,在后面的房间里他一眼就看到一个箱子被珍重地摆着中间。
  他忽然有些本能的想要回头。那是潘多拉的盒子,他的预感叫嚣着,那会给你带来一切的灾难和苦厄。
  至少那里面最后还有一件最重要的礼物。他如此想着打开了它,有些发旧的礼服
依然华丽如初,顽固地昭示着自己的意义。
  从此之后,宿命便如影随形地追随着他,无法摆脱。
  Desmond:这么高调的造型真的好吗?

7.
  太阳晒得人发昏。但在这样的天气里Ezio依然是打足了精神在人潮中朝前挤过去。
  他的家人——父亲,兄弟——被挂在绞架里。不过自己已经按照父亲说的做了,应该马上就能争取到赦免了,Ezio捏紧衣角想,到时候一定要问问父亲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隐约感觉到,最近这一堆怪事也许背后都有着一个共同的原因。
  听到乌贝托的语气,看到他的表情,Ezio忽然心里有些发慌。这可不是要赦免他们该有的态度!
  佩特鲁奇奥几乎已经站不住了,对这样一个小孩子来讲被当成政治犯坐了天牢不是多么好熬的事情。费德里科紧抿着嘴一言不发低着头。
  乌贝托露出意味不明的表情,“我可不知道什么文件!”
  “死刑”
  Ezio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那一个词无比清晰的刻在脑子里。
  乔瓦尼厉声咒骂着判官。
  你知道吗?多少刑罚被发明出来,是为了观赏飞溅血花的鲜艳明丽。死是最美的一刻。
  死亡同样可以了无声息。
  没有声响,没有血花,他们忽然就消失在了Ezio眼中。
  一下子就不见了,仿佛从未出现过。
Ezio的一切希冀眨眼间干涸。
  “你将会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
  他说。
——Ezio从此对背叛深恶痛绝。
8.
  匆忙地逃脱了的Desmond坐在房顶上忽然感觉自己失去了方向。
  街道上卫兵们仍然在喧闹的寻找他,刀子叮叮当当地乱响。
  目睹了那一幕的Desmond大脑一片空白,他晃晃荡荡地坐在房檐上看着鳞次栉比的屋顶和交错相通的道路在夕阳下覆盖上一层壮丽的金红光辉,仿佛马上就要燃烧起来。此情此景依旧,但……
  “妹妹,妈妈……”
  Desmond听见Ezio低声地自语。他想自己知道接下来要去哪了。
  周围的景色剧烈地动荡起来,化作一片冷冷的纯白。网格闪烁着光辉像是在呼吸。这个世界就这么在Desmond面前破碎又重组。他掩紧兜帽,向下一段记忆走去。

 

评论
热度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