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Desmond中心]追逐幻影之人(3)


*从这章开始写我真正想写的东西
*你们会发现我为了剧情需要给阿尼玛死打了补丁;咳咳,顺便玩了一下自己的梗
*这么久不写随笔简直不像我,我居然兢兢业业地码文了……这一篇文估计要写很久了,而且可见的是因为我越来越忙所以只可能是周刊x前面写了啥不会已经被遗忘了吧;

9.
  Ezio无疑是幸运的,他得到了每一个人的帮助和支持,葆拉,达·芬奇,还有出乎意料地坚强的克劳迪娅。
  是不是这些天他遭遇的刺激大了点?Desmond不禁想。对于一个十七岁的小伙子而言,Ezio的表现也未免太过沉稳了些。仇恨把他锻造成利剑,是出鞘要染仇人血的那种。
  Desmond回到房间——这些日子他暂且和母亲、妹妹寄居在老板娘的地盘。天色已经渐晚,下一个记忆还是灰色。
  看来是时间不对。
[啊,数据需要更新才能刷新出这种新事件]
  看来是我想多了。Desmond悻悻地想,按照指示回房间触发一个之前根本没有注意到的事件。
  看来是要休息一晚?
  Desmond翻了翻桌子上的笔记本——它似乎被整齐的撕开了——他肯定的认为Ezio画的地图不仅没有实用意义也没有任何艺术价值,并且费力地辨认出来了Ezio的计划。
  哦,够直接,不过对付那些瞎子卫兵和聋子看守绝对足够,Desmond充满恶意地想着走到纯白的光圈里。
——
  Ezio坐到床上,倚着墙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想什么。灯火呼吸般明灭闪烁给这个不大的房间里涂上一层昏暗的光。
  日记本安静地摊在桌面上,袖剑和长剑被仔细擦拭放在近处,反射出宁静的金属光泽。
  他张张嘴,拉紧了被子,似乎想要说什么。他什么都没说,沉默地任凭眼泪流下来。
  Desmond有点想说哥们你反射弧是不是太长了?隔了这么久才晓得伤心?但是Desmond也没说出来,他说了也不会有人听到。他也几乎流下泪来,直到他意识到在cg里自己没有容身之所,只不过是一个幽灵般的摄影师视角。
  Desmond忽然意识到这个之前稳定地把剑刃送进敌人心脏的人还是个大男孩。但是作为奥迪托雷的最后一个男人,Ezio已经没有了不坚强的余地。
  复仇成为支撑他的唯一。

10.
  Ezio掩掩兜帽,从容镇定,就像是去赴一场宴会一样混进门去。
  ……
  Ezio飞奔着离开了会场,袖口和衣袂浸透了血。

  Desmond已经进入了还原历史模式,在街上转着圈圈沿路搞得鸡飞狗跳围着城墙绕了三圈才算是打发了追兵,长舒了一口气。
  现在回忆起来他仍然为Ezio的行为惊叹和后怕。
  Ezio在对手上锋锐的暗器的使用显然还不熟悉,接近目标时第一击并没有致命。
  但是Ezio似乎一点也不慌,他抽出袖剑又捅了一次,也许还稍显不够,他又一刀一刀地捅进了乌贝托的腹部。血迹顺着布料的纹理伸展蔓延,染红了两个人的衣服。
  在死亡同步中Ezio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情报。然后他站在尸体旁宣告了自己的复仇。全场静默。
  Desmond逃脱后又坐到了一个鸟瞰点。佛罗伦萨无愧于花之城的名誉,随处可见的花朵和花车为她增添了三分美妙与恬静。
  Ezio看看自己的手。
  只有血花。
  他已经难以回归自己熟悉的日子了。也许是因为构成那的一切几乎都已经崩塌。
  家还是家,人已难再。

11.
  什么?
  刺客?圣殿骑士?别跟我开玩笑,圣战早就该结束了,为什么又要把我们卷入其中?
  Desmond耸耸肩,哥们我以前也是这么想的,现在不还是躺着看电影呢么。
  Ezio在房间里没头苍蝇似的乱转。他停了下来,皱着眉倚在了门边。
  命运的抉择再次摆到他的面前。
  Ezio做出的选择是:至少作为Ezio,我必须拿起剑。

 

评论
热度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