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写手的与君共勉!_ 梓议君的展望未来

——我们想要的是笑容啊

.
.
.
  唔,这两天刚考完一模成绩未知有点忐忑,还有一堆烂事,总之是越来越没时间更文了……
  不过大概我阻止不了自己更文的,我在很久以前意识到自己有拿起笔的能力开始的时候就开始写东西,我是个话唠,我的表达欲望几乎是能让我炸掉,我用纸笔,用书本便签,用文档,一直没有停止的在写,我会忽然莫名其妙的感觉到自己的角色的感情然后没来由的哭泣或者微笑,不久之后涌现的灵感让我明了他们那样悲伤或者欢欣的原因。我会梦到剧情完整的悲哀故事然后曲终人散对着窗外的日出久久出神,然后用两天一夜忘记刻骨铭心的伤痕,感觉着清晰的记忆被现实的河流冲刷侵蚀模糊殆尽。它们有的时候以我们为主角,有的时候则是变换了身份的我们,我在此后的整天盯着他们看试图分辨。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是个不更文会死的人。灵感这东西更多的对我是折磨,告诉我你有这么多绝妙的主意却没法把它们表达出来连自己都想看这些没开始就结束了的日常或者传奇。
  有的时候我会觉得自己在写他们的故事,最后我会发现是我自己在哭,自己在笑,自己把尖刀插进自己的心脏,然后亲手写下终结。
  这种中二度爆表的生活成真真的是种折磨。但是却如此令人迷恋。
  所以我开始练习,在我刚开始写同人的时候谨慎地选择先练笔,几乎连我自己都能看出来从一开始的惨不忍睹到现在的勉强入眼的进步速度。大概是因为我已经有了一定的积累吧,我心里已经有了一个世界,而前辈们告诉我如何说。这里的积累并非是指单纯的文学名著,相信我,想要学习表达自己那任何严肃的书籍都会有很大帮助。
  毕竟读书就是看别人心底的世界。(这是我在综合实践里写的,那是我这个学期唯一一个九分,改完变八分了……)
  我对自己的文笔从来就不是要求更华丽啊更亲切啊更细致啊,从最一开始我就清楚自己需要的东西是表达自己,我能“听”到他们对我说,“看”到那些美丽的光景的话,那只需要能够说清楚自己的想法就够了。
  作为一个讲故事的人,我始终坚信剧情只是过程和手段,我们真正要做的是向人间传播光明和希望,能让每一个伙伴露出笑容。我始终坚信只有最深的悲哀才能衬托出大逆转时的最大幸福,所以我不由自主的在唱悲伤的歌,但是却努力给他们一个幸福的结局。毕竟,如果让我来做这个神的话,那至少要给这些无罪的可怜人一次获得救赎的机会啊。这就是我们治愈神教的宗旨!一切的致郁如果不以治愈为目的都是异端!当然,神教似乎只有我一个人呢——
  ——你想叫治愈教会也行我不拦着你hh
  我现在有一篇次子的已经决定开始但估计要俩月后了,追逐幻影之人和传承只能随机更,血源和虐原已经有剧本但是文力不足不敢动笔,笔友和justonelastdance的后续补充还在准备,aph的rpg系剧本一个国设两个人设一个校园一个奇幻,梗都写满好几页剧情也有数了人设都写了五千多,一定会很带感而且似乎也没撞梗,rpgmaker我也觉得除了蛮麻烦没有太难,大概暑假就能开始了吧,现在正在开始初步的画地图x
  但是这意味着没有画师孤独一人的我,要拿起从幼儿园就再没碰过的画笔开始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有没有小伙伴啊——
  果然这种随心而发的随笔最好写了呢,希望有人能给我点回应——
  (某紫除外想谈私聊我很尴尬诶我尴尬症犯了)
  那么偶尔也来犯一点中二症好啦。
  ——我等写手(我姑且也勉强算进去吧),就是要给这个世界带来多一点温暖啊。
  看到上下行能背出来的文字会有那是自己的一部分的错觉。
  不要轻易提出联文的请求,那会让你加深对对方的了解——非常强效啊。
  有没有人来当在下的小伙伴呐?或者加入我只有一个人的神教(滑稽)。
  孤独习惯了你会觉得那教给你如何思考,但是一个人果然还是太……
  我觉着自己实在是个天字号话唠,我本来是要总结一下自己有多少坑要开的。
  写数学卷子去,或者……烧了它是不是也行?
 

评论 ( 10 )
热度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