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脑洞】幻想美味02杂项及番外_在没有你们的世界里

*这个人一贯的毛病,只要超过一次发完就会自动开始走向补完世界观和剧情……这鬼东西居然有剧情系列。
*要不要打上初恋/花夫妇的tag呢……
ps.上次的罗维口味是有原型的,可是可耻的我作为一个南伊厨却一直习惯不了那个味道……

番外篇.番茄汁

  门又一次被打开了。另两个人进来后不大的店面显得有些拥挤,于是我绕向了一边的另一个架子,上面摆着一些杂七杂八的小东西,还有一些不知道为什么,出于直觉我认为要比刚刚的那些更加普通的蜜罐。标价不算便宜,但是比起那些非卖品来讲是一个可以承受的价格。它们都透着丰盈的金色光泽,花香仿佛透过了密封的盖子溢了出来。玻璃罐上没有标签,有些微微的不透明,仔细看每一个都是不同的形状,让人怀疑是不是年轻的店主的作品。
  我拿下来一个看着顺眼的,摸摸口袋确定自己身上带了足够的现金——周围的陈设似乎停留在数十上百年以前,让我忽略了其他的付款方法——往柜台的方向走,看到刚刚的两位在与店长交谈。
  我没有好奇。真的没有!只是恰好听见了几句而已。
  “喂,白痴弟弟,没有我的?”
    店长从帘子后面拿出了一大杯红色的液体之后两位之一说。看来他们是一对兄弟,我想,不知为什么有些熟悉呢。
  “啊对不起……有了!当当~”
  年轻的店长在柜台下面翻来翻去,摸出了两根长吸管。
  “这样的话,一起分就好啦。”
  “你这笨蛋!这样……”
  “诶,罗马诺,有什么不行的嘛?”之前没有开口的第三个人说。
  “混蛋安东尼奥,要跟你说多少次才能记住,我的名字是罗维诺!”
  店长呆了片刻,又摸出了第三根吸管。
  “哥哥,这样就不会尴尬了吧?”
  “有空你不会多做一点吗?”
  “番茄用光了诶。”
  “小费里果然没有注意还剩下多少东西……不过,亲分我有带呢,呐。”
  “谢谢安东尼奥哥哥~”
  他又钻回了帘子后面,完全忘记了还有一个顾客这种事。我觉得自己只好多等一会——蜜糖的诱惑让我的耐心坚持了更久。
  等到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店里已经又只剩下我和那位店长先生了。
  我走过去交了钱,店长飞快地包装好,眯着眼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啊,已经好久没有顾客了。”
  是吗?真奇怪,是地方太偏僻了?可是我敢保证,就算忽略这里的装修处处透出的艺术格调和优秀的产品质量,光凭着在柜台的那位帅气的店长先生都会有不少人绕远路也要来光顾吧。
  “刚才的是你的哥哥?”尽管我不是女孩子,也对男人没什么爱好,但是却无由地想要与他攀谈一二。
  “没错,别看脾气不太好,但是是个善良又温柔的人呢。”
  光从语气里也能听出来他们的关系融洽,没有兄弟的我有些羡慕。
  “好多年没有客人啦,就给你一点特别的赠品~”
  他从帘子后面拿出一个小纸杯,里面装满了之前的鲜红液体。
  “刚刚做多了剩下了一点,给你咯。”
  “十分感谢。”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如果要感谢我的话,就记住了,我的名字是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你又是谁呢?”
  互通姓名是认识一个人的第一步。我的脑子里忽然跳出来这句话。为什么会对一个路过的顾客这样热情呢?看着他的微笑,就感觉看到了清晨的阳光一样开心起来,但是我想起他的描述,“好多年”,忽然觉得他的身上带着一种莫名的孤单。
  就好像是……
  就好像是……在……
  我不再注意他古怪的语气,却发觉不论是自己的身份还是为何在此的记忆都一片茫然。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我的头有点痛。
  我抿了一口手中的饮料。充满生命气息的充实香气从我的喉咙里流下去,带着某种番茄特有的微妙甘甜,平实而美味。里面加的调料显然很复杂,各种奇怪的香气形成了平衡,充分显示了他的天分。
  “哥哥脸红的样子真有趣,诶嘿,可惜安东尼奥哥哥果然带了番茄给我……”
  费里西安诺扯开了话题。
  等等,你似乎暴露了什么属性……
  我拿起自己的东西离开了。
  ……
  费里西安诺呆呆地坐在柜台后面。
  “呐,一个,两个,大家慢慢都回来了。”
  “可是……你在哪呢?”
  “点心已经准备好了……”
  他喃喃自语着。
……
  我在自己的床头柜上发现了一个不认识罐子,似乎是手工制品,里面装着满满的蜜糖。以为是忘记了什么时候买的的我并没有在意,继续完成自己的随手之作。
  是什么颜色的头发呢?棕色吧。
  是什么颜色的眼睛呢?
  我拿起之前发现的罐子,抹上了如出一辙的金棕色。
  完成之后发表到了网络上,颇有人气的我很快就得到了回应。
  [哦哦又是大大的这个系列!美!原来眯眯眼君的眼睛是这个颜色~]
  [诶好赞,画的是谁?]
  [这位从来不给自己的自创写人设,写同人的妹子们都得自己想,你说呢?]
  不。
  我忽然笃定地敲击键盘写了下去。
  [他叫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我说。
  [啊?!大大转性了!]
  [我还打算改行当文手呢。]我开玩笑说。
  [哦哦,原来是瓦尔加斯兄弟,明白了!不过哥哥叫什么?]
  越来越热闹了。
  我却感到心里一阵发凉,就像是在寂静的深夜里独行。
  到底现实是一场漫长的梦,还是梦是从未发生过的幻觉呢?
  独自一人生活的我,第一次发觉了孤独的滋味。
  我仍未想起这个名字从何而来。

————[以下为附带的正篇

1.Dover

  柠檬片,玫瑰和荷叶被一起倒进锥形的稳重玻璃壶里冲开。玫瑰的甜美馨香首先随着水激起的白雾飘了出来,倒出之后,柠檬片的酸涩清新也开始显露。装在玻璃杯里的液体呈现浅黄色,里面飘着淡粉发白的花瓣。
  抿了一口之后会惊讶于一片柠檬的威力就足以盖过剩下的两样材料,酸苦的味道意外地不让人讨厌,在酸味之下掩盖着单纯的柠檬水绝不会有的馥郁浓厚,但是又难以直接感受,那是只有在半酸半苦之下才能品到的内涵。
  在咽下之后酸味褪去,别样的鲜甜显然不止来自于玫瑰的天然气息,应该是加了一点蜜作为调剂;荷叶平实朴素但又不容忽视,让人安心的香气淡淡地萦绕舌尖,这将会持续半个小时,是一如夏日荷塘晚风的静谧悠远的味道。
  喉,舌和口腔都有些微微发凉。
  总而言之,能用来形容这种饮料的总结词就是——“明天继续喝”。

2.死扛饼
  呃……比起真正的司康饼来讲,某人的特价售品显得不太一样。看上去就像一堆焦炭,我是头一次真的有人能做出把这句话当成毫不掺水分的叙述的“食物”。
  我对着它们有些犯愁,然后做出了让自己后悔的决定。为了不浪费食物,我想至少尝尝试试,就算真的像一堆焦炭也可以勉强吃掉。
  口感发脆,结构松散,但是却很硬,嚼的人腮帮子发软。
  味道有些难以描述,如果说的话,有股烤糊的焦苦味,微妙的麻和调料失调的酸涩以及油脂发焦的刺鼻还有加了糖的勉强可以体味到的甜味。掺杂了果粒之类的东西,不过恕我直言,焦炭的味道似乎跟它之前是什么东西没什么关系。
  五味杂陈下来,能形容它的只有“难吃”这一个词。谁能告诉我是谁放任能弄出这种东西的人进厨房的?
  我忽然感觉头晕目眩,感知消退,精神涣散,眼前一黑……
【主角气绝】
【凶手系一盘新鲜死扛饼】

ps.
我这是不是算成真正英厨里的第二阵营,做梦都想被英sir做的死扛毒死派?
pps.
那么下一个番外篇就讲主角是怎么受骗买死扛的。忽然感觉自己真是后妈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