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Desmond中心]追逐幻影之人(4)


*之所以以各种修辞来回避其实是忘记了阿尼玛斯怎么拼x
*下一p开始Desmond戏份增加,进入正片
*ac2永远难忘的两个bgm,一个是故乡佛罗伦萨,还有一个把手残党折磨至死的威尼斯屋顶。现在听到那个旋律还会浑身发凉。

真.12.

  时间又过去了很久。对此唯一的证明便是名单上多出来的名字和删除线。
  这个城市以惊人的速度回复了宁静,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在此前的这段日子里发生了太多,但是对于腥风血雨,明争暗斗,这座城市都像她对艺术一样完全包容了下来,让人以为不论是倾轧,阴谋,侵略乃至时光的流逝都不能影响她。
  她不会因为任何人,任何事改变,在她的眼中,曾经那一家人的死也是无关紧要的一件小事,Ezio想,可是对于我来讲,那意味着太多了。他独自坐在圣三大教堂的塔顶,月色静谧柔和,一如当年。
  这座城市不会记得我。
  Ezio这么想着离开了花之城,他的故乡。

13.

  “Desmond?”
  周围的光景仿佛瞬间撕裂一般被熟悉的明亮阳光侵入,摇晃,碎裂。
  Desmond甩甩头,继续实验他能否继承记忆中的技巧。
  事实证明成为另一个人远比想象中的困难,比想象中的沉重。属于Ezio的习惯已经开始影响他,毕竟短短时间中他却重温了祖先最痛苦的生涯开端。那是远比Desmond的人生沉重,远比Desmond的人生高尚,远比Desmond的人生精彩的。这一次有了字幕,听不懂他们说的是什么这个借口就变得苍白无力了。他感到自己存在的实感被冲淡了。
  他忙抹平不自觉差点脱口而出的多余卷舌音,边说,“我没事。”
  Desmond自嘲地笑笑。
  哦,我的生命就是这样,被逼迫着做那些该做的事情,或者软弱的逃避。
  这样的一个从未为自己做出过一个正确的选择的人,还有什么可说的呢?现在身边的人倒是不会紧逼我,可是我还是非得跟圣殿骑士们争分夺秒才行——也就是说,情况毫无改变,我还是要一天到晚躺着。
  他走在栏杆上,仿佛又回到了佛罗伦萨的屋顶间,抬头便看见了晴空万里。
  “你做的真好!”
  Lucy又把他拉回了现实。
  现在他的头顶上只有灰色的屋顶了。

14.

  夜空呈现出深沉凝重的暗色,跟Desmond习惯的被万家灯火照亮的灰蓝夜空完全不同,它是一种庄严肃穆的黑暗,在这样的夜里,本来该是什么都不会被窥探到的。
  最近加强了防卫之后,零零星星的火光也在地上闪烁。但是它们的光芒都比不上由于那位天才的一个创见而点燃的篝火。
  蓬勃地上升的火与风缠绕在一起,撕裂了黑暗。在塔尖上看,热闹的火光和卫兵梭巡的身影反而映衬得水之都更加沉静,就像是谁也不能打扰到她的安眠似的,哪怕是血,火,死亡。
  看着传来的光,Ezio下定了决心,飞跃而下——
  不是信仰之跃。
  他背负着挚友超越时代的杰作,仿造羽翼而造出的机械有着与庞然外形不相称的轻盈重量,他乘着风在夜空中滑翔!
  白色影子在天际极速地接近,那些人还以为看到了显现在人间的恶魔。他们恐惧地叫喊着推搡着歪歪斜斜地射出燃烧的箭矢,Ezio倾斜羽翼随着风猛地冲向更高的地方,箭矢如雨般在他身下落下,在夜空中留下一行行闪亮的光轨。
  Ezio在天空的怀抱中,感到了莫大的安宁。
  那是怎么说的?只有置身于天空,才能理解自身的渺小。他看到夜空在自己四周漫无边际地延展开来,没有尽头。月亮端庄地肃立云海之上,放射出清冷梦幻的辉光。
  Desmond脸都绿了。见鬼,祖宗您是怎么开这么颠的滑翔翼都这么high的?至少平时一直都很正常的Desmond开始感觉自己的胃抽搐起来,头晕脑胀。这鬼东西完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在祖宗的疯狂操纵下狂风不间断地拍在他的脸上。
  他认为自己的祖先如果生到现代一定能成为一名王牌机师。
  幸亏祖宗的回忆惯性似乎也很积极,Desmond放任不管也会自己以曾施展过的超绝技艺,硬是用一架木头滑翔翼在空中飞出噩梦般的华丽舞步,纷乱的箭矢在他四周掠过,却完全沾不到他的边。
  他猛地掠过一团篝火上空,极速地拔升起来。
  呕,祖宗你住手!我晕滑翔翼!
  Desmond特别感谢那个把祖宗最后射下来的卫兵。

 
15.

  Ezio的故乡陷入了一片混乱。
  萨弗那罗拉的统治是一场灾难。
  在今天,这一切要过去了,就像我曾说过的那样。没有人可以真正改变佛罗伦萨,看似翻起来惊天波澜的修士对她造成的一切影响又会迅速地消弭,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能够改变她的正是那些被他的统治所不容的音乐,美术,舞蹈乃至于情色。
  Ezio看着周围涌动的疯狂的人流,忽然觉得这与之前没什么两样,只是换了个方向而已。也许他的老朋友们就是看到了这样的人类,才会做出控制的决定,并且强加以秩序之名。但是,同样是了解人性的人,你们恐惧它,我们却又要保护它。
  Ezio看着火刑架上的修士。也许我对他更有认同感?虽然所在的立场决然不同,但是我们都拥有坚定的信仰。
  所以他最后亲手送了修士下地狱。
  他做了慷慨激昂的演说,但这似乎没有起到任何作用,所有人依然过着一日复一日不变的日子。
  你看到了没有?这就是人类自由的灵魂!所以我的老朋友们,比我们要成功地多啦……

16-1.

  Desmond心里发凉。
  “别来开玩笑!”他不管没有谁能听见自己的话,“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有人能预见未来?哪怕是神也不行!不行!物理学已经告诉了我们不行!决定论已经死了!
  但是事实似乎已经摆在了面前,光影投射出的伟岸女神的目光直直地看向“站”在Ezio背后的他。他感到那道目光穿过了时之矢投向了根本在那时就不存在的他!
  超出人类想象的一幕就在此时上演,来自过去的“此时”指向了只是在阅读信息的“此时”。
  女神用如诗歌的口吻叙述着不为人所知的历史的阴影,她说达摩克利斯之剑已经在人类的头上悬过了一个又一个千年。
  或者是,只是因为女神向我传递了信息,所以我的命运便在此确定,无论经历了什么波折,最后也注定走上这条道路,读取血脉的危险技术注定被发现,我注定——无论以何种原因,都会躺到这上面,都会注意到Ezio,都会回溯他的记忆,都会看到这一幕?
  “注定”这件事残忍地否定了自由意志的价值和绝大多数的成就感。
  此时的“先知”正一脸茫然地看着面前的幻影。他还什么都不知道,还不知道。
  Desmond试着左右转了转,女神的目光也依然越过了Ezio,直直地跟着他。难道是有什么幽灵,附身在这,玩弄可恶的把戏来戏弄我吗?
  他绝望地软倒,倚在墙上——是说他的透明的漂浮于虚拟世界之上的意识这样想——看着接下来的发展。

16-2.

  在放过那位罪魁祸首,当上了教皇的西班牙人的时候Ezio说不上来自己出于什么目的而做出这种与自己这些年间赶尽杀绝的复仇行动毫不相符的事情。
  大概是看到他服毒时的痛苦,不肯按照信条来给他安静的死亡?如果是一个普通的目标在我面前,那自己的袖剑绝对会迅速地带走他残存的生命。
  距离走上这条道路,已经过去二十余年。当年窥见的中年的仇人的面孔,现在已经变成了老人。一个惊惶,软弱,傲慢自大又不堪一击的老人,被裹在教皇华服下的臃肿身躯瑟瑟发抖,似乎是出于恐惧。
  眼里涣散的光芒也是Ezio多年以来最熟悉的几种之一——已经失去了生的期冀,等待着即将到来的终结的绝望。
  Ezio忽然觉得有些无趣。
  眼前的人为了什么而奋斗一生呢?至少Ezio可以确定,那没有为现在将死的失败的他带来半分好处。他忽然觉得罗德里戈可笑又可怜,便转身离开了。
  世事总难遂人愿。Ezio此时万万没有想到,他的这个决定让他再次深刻地体验了一次这句话,让他又身不由己地奔赴战场。
  也许,也让他正式开始了成为意大利最伟大的刺客导师的历程。
  ——这又有谁能说的清楚呢?

16-3.

  “告诉……我,”
  服毒的罗德里戈问。
  “你看到了……什么……”
  Ezio平静地看了他一眼。
  “什么都没有。”
  他说。

附带.
  在度娘那随便翻了翻。因为是度娘出品所以看着玩吧
  Ezio来源于 希腊文 意思是 朋友
附带二.梓议君的刺客信条
  万物皆虚代表质疑,诸事皆允代表实证。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的信条x

评论 ( 6 )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