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w学院】我们的老师们是联合国! 00 引子:我们的班主任是老王(1)


*作者废话一如既往地注在引子里好了
标题只是为了好玩x我起的标题越来越长了
学生们称呼的不同其实也多少代表亲密度的不同,当然也跟对象的性格有关系,自己就爱开玩笑的也会比较随意
*会尽力保持轻松(神经)的风格
尽量
可能会心血来潮地加入一些奇怪的东西
比如b站paro和校园恐怖传说还有当年一群不良的回忆录之类的
学生视角应该会较多
如果我舍得给龙套同学们起名也许会有学生们的故事篇,比如说情侣秀恩爱(深受其害的死鱼眼)
来纪念一下我的初中生涯(当然高中故事也许以后也会往里面填充)
*这一篇写了一半文件丢了……所以现在这个是根据我的记忆复原的
一些基本设定
  是讲w学院的大家从学生混成了老师之后祸害下一代的故事,主视角会在学生和老师之间偶尔切换;要写的主要是学生们上课的日常生活,掺杂一些活动之类的
  暂时是初中生活,等到我亲身体验就一点点写高中,为什么是中国即视感……写起来方便
  并不是国设,这个标题是开当年我们聊天时说“明天联合国开世界会议老师们很忙放一天假”的玩笑,但是也保留了一些类似于某个大死扛师这样的不算完全是普通人设的设定,还加了很多奇怪的隐藏私设
  有w站——最大同性交友网站(误)的设定,但是一开始玩的人不多
  还有一个因为发没有了音乐老师的人选所以加的补丁是音乐课谁上看作者心情x
  主视角在一班(就是我们班)会带上对门和隔壁(就是二班三班)玩,其他班就是偶尔提提
  这三个班的特点是一班懒二班二三班楞

……
  阳光刺眼地撒进教室,带不来明显的温暖——在北半球中温带北方的普通城市刚刚开学的二月,寒冷还主宰着人们。哪怕是已经缩进了教室里,也还有很多人没有脱掉外套,看上去花花绿绿地一片。
  我所在的这个位置正是教师专座后面一个,靠门小组的第一桌靠墙的,一转身就能将整个班收于眼底。
  一眼望去,后面有吃薯片的,喝汽水的,看路边摊上的恐怖小故事集的——他已经看了两周了,把头埋在桌膛口,脸上映出一层苍白光线的一定是在玩手机,后桌的情侣又在趁着老师不在卿卿我我……
  整个教室人声鼎沸,并且声音越来越大,已有掀开房顶的架势。
  午休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分钟,我才掏出了作业本打算先写两道大题回家好挤出一点更文,一个我们非常熟悉的脚步声就从墙的那一边爬进了我们的耳朵。
  左手边一桌的男生回头喊了一嗓子,“都别说了!老王回来了!”
  整个教室迅速地归于沉寂,之前歪着躺着趴着的全都精神抖擞地爬了起来正襟规坐,手里拿着各科的知识点看的如痴如醉好不快活。睡得最熟的那位勉勉强强支起身子问,“啥?”
  全班没来由地爆发出一阵阵哄堂大笑,却又忽然像被掐住了脖子一样戛然而止。
  我们这几年来最熟悉的一位老师施施然地走进了教室,把手里的书放下,露出了迷人的微笑,说,“把东西都收起来。发作文纸。”
  “老王又占午休……”
  我的同桌有气无力地说。在一班呆了一年多,她早就习惯了这一切。
  毕竟,我们亲爱的老王,最擅长的就是用各种方法占用休息时间嘛!
  年轻的男老师潇洒地走上讲台,捏着粉笔在黑板上留下飞舞字迹:
  “吾师妙语”
  这什么鬼作文题,我暗暗腹诽,估计夸老王他批卷子的时候不会对我下狠手?
  仔细想想,我们的老师们都说过什么呢?
  老王虽然言辞犀利吐的一手好槽但是临时我却什么都想不起来。
  贝什米特先生让人能留下深刻印象的只有做卷子和今晚作业再加一张卷子……
  亚瑟老师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但是我们平时开的玩笑写上去,似乎也不太好?
  基尔伯特……他难得严肃一两次全都是探讨物理题,在作文纸上写公式会被老王打死吧? 
  埃德尔斯坦先生虽然平时很温和,但是一旦生气了整个楼道都能听到他的吼声……“你们这群大笨蛋”这个似乎不能当成妙语写进去……
  还不知道叫什么的政治老师,那种暧昧不清的态度实在让人搞不懂他的真实想法。
  一样不清楚名字的历史老师,明明教的是客观的通史,却常说立场站的不对就和谐你们这种话。老王跟他的关系看上去好像有点紧张,还是算了吧。
  地理老师是对门班主任,据说只是因为人手不够来帮忙串串场,这个总是一说到到自己家乡的部分就停不下来的家伙虽然的确很好相处,但是却没记住有什么厉害的语录。“多吃番茄有益健康”这种话算吗?
  生物老师的“爱~”的理论如果把该和谐的地方和谐掉大概可以试一试写一下……
  微机老师总是搞消失也没有正经样子,但是他的哥哥却有语录可写……对了,我怎么忽然忘了他说过什么了?
  美术老师的话,“只要有好吃的就一切没问题”这个老王会认可吗?
  陷入了沉思的我,丝毫没注意到,时间已经又过去了十分钟,抬头看表,大惊,于是随手草草收场。
  最后那篇作文老王扣了我八分。残念啊……
 
 
 

评论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