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Desmond中心]追逐幻影之人(5)


*忽然良心发现来更新这个(谜之音怒吼:你的血源呢!你的次子呢!你的传承篇呢!你的一大堆坑呢!就知道开坑!)
*想当初我还想一发完结ac2部分,结果写了将近八千才勉强结束……
*新的篇章☆复健中
*我忘了兄弟会的现代剧情顺序了,可能会有点bug;希望能在这个暑假把要写的写完好完结一个坑
*仔细看了兄弟会的官方小说,小马哥真的好萌x一写起em就收不住无限对话的手……说实话小马哥总是一副文职人员的样子,第一次知道他也能刺客无双的我是懵逼的

17-1
  硝烟。
  铁,与血。
  毁灭,坠落,死亡。
  他和家人辛苦经营近十年的家园,就像一朵鲜艳的花朵在暴风雨中一般,散落凋零。他看着自己亲自参与规划的一砖一瓦在炮火下分崩离析,看着自己认识的每一个人的身上绽放开翻卷的伤口,看着过去的一切回忆的影子被强硬地抹销。
  刚接下生意给他做两件新衣服的裁缝的店铺塌了一大半,他的半只手还漏在废墟外面,从下面漫出了血。
  他的家人在哭喊着求助。
  Ezio向着城墙冲去。
  与他定下绯色的暧昧约定的美丽女孩没机会去参与派对了,她的脑袋被穿在一根长矛上,血染了她的脸呈现出斑驳的红黑痕迹,黑色的长发被干涸的血黏成一绺一绺,脖子的断口参差不齐。
  Ezio向着城墙冲去。
  老铁匠死了,医生死了,刚偷了人钱的盗贼和有钱人家的闺秀都死了,火焰燃烧着,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哔剥声,跟金铁交鸣声,如雷鸣般的炮声,毫无意义的哭喊声和吼叫声以及刀剑撕裂脂肪和肌肉时发出的钝响混合在一起,形成了名为战场的梦魇般的巨大噪音。
  Ezio向着城墙跑去。
  一发炮弹没有阻止他,他还是爬了上来。刚刚熟悉的几张脸转瞬之间就消失了,在炮火中幸存的残骸黏在城墙上。Ezio操作着沉重的铁炮瞄准,他第一次碰它还是在昨天随手玩了几下,它的巨大噪音和振动以及笨重几乎让Ezio发疯。
  好在这一切都没有白费,他应该已经争取了足够的时间,足够对一切产生一些影响的时间。
  就在他几乎以为自己获得了胜利的时候,他又失去了自己仅有的亲人们中的一位。
  如师如父的叔叔。
  一颗子弹旋转着钻入他的肩,在他的身体里撕开残酷的狭长血腔。
  他终于坚持不住了……

17-2
  Desmond没有想过以逃亡的形式,来到在另一个世界停驻已久的,现在已经坍塌成为一片残垣的庄园。
  当他看到这一切时,本来被他轻易捅破,来回跨越的时间又再次以不可抗拒的庄严形态显示了自己无所不在的荣光。数百年时光的痕迹如此清晰地展现在他面前,刺的人眼睛发痛。
  一个闪烁的幻影蓦然闯入他的眼帘。
  那个模糊地仅仅能被称之为影子的人像是突兀地叠加在Desmond视界上的一层光。
  顺着那模糊的轮廓Desmond仿佛又看到了翻飞的衣袂和从不离身的刀剑,他近日以来朝夕相处的那些熟悉的幻影。
  ……Ezio?
  他几乎是无意识地追随着那个来自遥远的过去之中的影子冲出了临时的藏身之地,疾走的脚步慢慢加速成奔跑,直到冲出围栏的断口,急坠而下。
  当他在干草堆里爬起来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做到了什么。
  “你可真厉害……”
  “那只是遵循本能的反应……”
  Desmond回答。

17-3
  那是Ezio吗?
  他好像很老了……
  到达圣堂之后,Desmond又看见了那个幻影。
  他肯定不是在波奇亚攻击期间的那个Ezio。那,过了这么多年,Ezio又是为了什么再次回到已经成为一片废墟的家园呢?
  Desmond不清楚。

17-4
  Desmond漫步在庄园的街头,其间亭台楼阁,一如当年。Desmond太熟悉这个庄园、这些建筑了,他能跨过数百年的风烟准确回忆,曾经商贩在哪里聚集,盗贼的秘密据点,二层的小楼里住着漂亮的姑娘,她的邻居一直锲而不舍地追求她。
  在夜间空无一人的街道和废墟间,追逐着路灯光芒前进的Desmond差点撞到别人的车上,停下脚步。
  他抬头看看月亮。
  月亮也没有变。
  变化的大概只是人。他想着前进,鹰眼的视界里出现了金色的辉光。
  还是先做好任务吧。

18.(终于写完这段漫长的对话了……)
  “我在哪?”
  “罗马。马基雅维利先生把您送了过来,他说,等你好转之后就去奥古斯都陵墓找他。”
   Ezio换好了他的新衣服走出门,罗马便从一个记忆中辉煌的概念化为现实冲进他的眼帘。
  这座古老帝国的都城,曾经的永恒之城,已知世界的中心,已经彻底地衰颓荒落。大片的农田曾是繁华的居民区,旧日的权利中心变成了荒原与牧场,在肮脏狭窄的巷子里游荡着野狗和郊狼,古老的神庙的残景与教皇们宏伟的建筑形成了无比讽刺的对比,富人锦衣玉食,穷人朝不保夕。
  这里需要改变。
  Ezio对自己说,也许我,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他充满豪情壮志地走向圣斯蒂法诺教堂,身上的伤口忽然剧烈地疼痛起来。
  啊,毕竟我已经不再年轻了……
  医生对他说,“你毕竟年纪大了,但是身子骨不错,会痊愈的。”
  “‘你毕竟年纪大了’?”Ezio小声嘟囔着,“这个老混蛋。”

19.
  Ezio小心翼翼地赶到了陵墓的正殿。在烛光的跃动中,他看到一个一身黑衣的人正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像也是在这里度过千年的一座塑像一样。
  他发现了Ezio,走了过来,直到近处Ezio才认了出来:那是他的老朋友,尼科罗·马基雅维利。
  他们一路确认没有波奇亚的耳目,一边开始讨论起当前情况。
  “我知道,一旦确保了你母亲和妹妹的安全,你就一定会来罗马。我了解你,在这种时候你绝不会一走了之。”马基雅维利说。
  “你仍然信任我?”教皇的逃脱为Ezio的心里蒙上一层阴影。
  “怜悯,这的确不错!但这是一场战争,Ezio,我们不需要怜悯敌人。”
  马基雅维利平淡的语调让他说什么都有着一份讽刺的味道。
  “抱歉,我不知道……”
  “现在不是讨论过去的错误的时候。你也该弄点装备了,记住,保持低调。”
  “我还不够低调吗?”Ezio感到自己受了教训。
  “你身上的钱还够花吗?”马基雅维利扔给Ezio一个钱包。这可真是解了燃眉之急。
  “谢了。”对于马基雅维利的慷慨Ezio有些意外。
  “好了,现在你欠我钱了,那你总该听我的了吧?”
  原来如此,Ezio无奈地说,“如果那确实有道理的话。”
  “还是骑马去吧。”Ezio在路过马厩时提议。
  “我们没办法从波奇亚的治下弄到马。”
  “是吗?”
  “喂,你有什么计划吗,我的朋友?”
  “随机应变吧。”
  Ezio与马基雅维利冲着马厩走去,很快就撞上了一队卫兵。
  “你们是干什么的?”对方的态度十分不友好。
  “来租马。”Ezio镇定地说。
  “‘随机应变’?”马基雅维利揶揄。
  “我们可没有马租你!”卫兵队长的剑指着Ezio的咽喉,几乎已经划出伤口。
  见鬼的随机应变。Ezio弹出袖剑,干脆利落地解决了面前的卫兵队长,又拔出了佩剑应付剩下的敌人。
  马基雅维利也果断地拔剑上前把几个卫兵切成几段。两人飞快地解决了这个小队,但是打斗的动静又吸引了更多卫兵的注意。经过了一阵苦战两人终于击退了卫兵们。
  “干掉这几个杂兵无济于事。”马基雅维利皱眉说——其实他一直都是这副样子。
  “我们得放个信号。” 
  Ezio烧掉了波奇亚的旗帜,火光在日光下显得有些微弱,但它带来的影响将远大于此。
  他前去安抚民众,回来时看到马基雅维利拿着一个小本子写着什么,边写边笑。
  “谁说要快点的?” 
  “我在记录你刚才的话。”
  “受宠若惊。”
  两人一路前进。
  “我们要相信人民的力量。”Ezio向马基雅维利强调。
  “那与将沙子当成地基无异。”马基雅维利反驳。
  一个小贼忽然冒了出来,摸走了Ezio的钱包。
  “‘相信人民’,哈哈哈哈……”
  马基雅维利难得的大笑让Ezio恼羞成怒,他下马冲了出去,威尼斯街头的年轻女贼的面孔忽然又闯进了他的心头。
  从佛罗伦萨到威尼斯到罗马,这是怎么样的半生啊……

评论
热度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