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Desmond中心]追逐幻影之人(6)


*存储卡爆炸,手稿,几十g的资源……不说了,我觉得自己领悟了爱与悲伤 又能继续写了
*理论都是我编的;上次写到哪了?
好久不玩,有哪里写错告诉我

——数百年过去,我们仍眺望同一片星空。

20.

  已经有多久过去了?
  又是一次混沌的睡眠。连接过去与未来的机器在他的脑内强行唤醒的记忆搅得他的精神一片混乱,甚至他现在难以确认自己是醒来了或是做着醒来的梦。
  人类天生的时间知觉似乎都有点失序,Desmond用了许久才理清思绪,看着钟,确认了一件事——现在又是一天的早晨了。
  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简单整理了一下仪表,他向着圣堂走去。今天的工作该开始了——这任务也许的确可以算做一份工作,内容是玩大型单机沙盒rpg限时完美同步通关,报酬则是一份关乎于自己,以及现在的同事们的性命和世界和平的珍贵情报。
  他到的时候所有人都在了。他似乎起的晚了一些,但是没有人催促或者责怪他什么。他们的时间有着比这重要的多的用途。
  简单的问候之后,Desmond还是忍不住跑去打扰了肖恩。搅和这个忙碌又刻薄的家伙风险不小啊,他在心里感叹着,犹疑了一下,问,“卡特琳娜……她,后来怎么样了?”
  肖恩——居然——没有对他多余的问题什么抱怨和讽刺,他平静地回答了。
  是吗? 
  一股混合着忧伤和遗憾以及无法抹灭的必然的,被称为历史的感觉流过Desmond的心里。
  说到底,自己也不过是一个旁观者,一个来自未来的旁观者。Desmond回忆着自己内心深处莫名的焦急,苦闷和压抑。
  哪怕是虚假的幻影,只是曾经发生过的事情的重演,他似乎也从被迫被推入走到了沉迷其中,入戏太深的地步了。
  他回忆着马西亚夫天际的云彩,回忆着佛罗伦萨辉煌的晚霞,威尼斯水映的船角和桥,罗马城郊月光中迷梦般的摇曳的影子——与幻影的绚烂相比,现实反而褪色的仿佛是个假造的赝品。还是说,比起那个人,我就像是个假造的人一样苍白单薄?
  他发出了无声的叹息,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沉睡过去,进入让自己上瘾的梦乡。

21.
  在与完美同步斗争了一天之后,精疲力尽的Desmond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的脑袋里仿佛被塞进去了一桶水泥一样痛苦,发涨,心脏似乎也还沉浸在激烈的挑战之中,虚快地跳个不停。毕竟,他是要追上那个人最为辉煌时的脚步。即使是在回忆里,拿那个人的身份去挑战,一个逃跑的懦夫和拼搏一生的伟大导师之间的差距也太过巨大,难以跨越。
  他躺到床上,紧闭双眼,试图忘掉在他脑子里不断回荡的那些喊声。那个模糊不清的“声音”里有属于那些他不知道名字的无名小卒战斗和死亡的咆哮,有Ezio 的讲话和玩笑,还有更多人的,平凡的人,伟大的人,他们的声音集合在Desmond的脑子里轰鸣。
  那喊声并没有被黑暗吞没。相反,它击败了睡意,变得越发壮大起来,来自他的祖先们的回忆在他的脑子里嗡鸣作响,就像是那条承载着这一切的回忆的DNA被拉成弦,贯穿他的脑,在演奏无人能听得懂的哀歌。
  那个声音破碎而凌乱,一切的记忆和观念被搅成一团:没有相同的世界观,另一个人的记忆就是一团无法理解的乱码。Desmond习于经由机械的翻译按照顺序小心的阅读那些回忆,现在这些东西直接在他的脑中涌现,对于心智而言这无异于最猛的毒药。
  Desmond想要起床去寻求帮助,或者呼救:但是他动弹不得,就像以往坠入出血效应时一样,光是对抗那个声音就已经耗光了他的心力。他在精神的海洋中溺水了,在不停的挣扎时,他找到了狂风暴雨的海洋中的孤岛:他能够解读的记忆。在溺亡之前,他终于爬上了那座小岛。
  朦胧又熟悉的白光覆盖在他的视野里。
  Desmond坠入了新的梦境。

22.1.
  Desmond记得自己的过去。
  他记得“农场”,记得自己的同伴们,也记得自己的父亲。但是他很少提及那些。
  也许是他还不想面对那些无法评判的过去。
  但是他从没想过能以这种方式回到这里……“回家”。
  就像是他观看每个祖先的回忆一样,他想,像个事不关己的局外人一样,旁观着一切。这个想法和周围熟悉的过分的景物让他浑身发冷,某种不知是恐惧还是紧张的情绪伸进他的胸膛,攫住他的心脏。
  麻木地模仿着过去的自己,Desmond试着潜入这段回忆。他本以为自己一直没变的。但是当他很快的了解了这段记忆所处的时间点之后,他开始动摇了。
  是在他逃离这里之前。
  那段经历在他的回忆中无比牢固清晰,如今的他身手也已远超昔日,想要逃离“家”是一件不难的任务。
  疼痛而混沌的大脑拒绝更多的考量,离家太久的Desmond忽然有了一些犹豫和留恋。自己做的选择,真的是正确的吗?
  在现实中他已经一无所有。能在梦中得到一些安慰也是……不。Desmond咬牙下了决定。
  肖恩,瑞贝卡,……丽莎。我好像,多出来一些同伴。我好像还有一个世界要拯救。
  这不是离开或者留下的选择,这是过去和未来之间的选择。
  既然过去不能追回,那么就离开吧。
  离开我的家,离开这个梦境,离开我的过去。
  Desmond离开了。

22.2(是个好数字)
  又一阵恍惚之后,Desmond发现身上又重新披上了那件有点旧的华服。
  好像是Ezio年轻时的行头,还真是令人怀念啊——Desmond想,按照直觉和惯性的指引,他在街上漫步,忽然看到了被殴打的狼狈男人。看到他,Desmond的心里忽然蒙上一层阴霾:在这个时候,克里斯蒂娜要去世了。难道解开这个梦的方式是弥补遗憾吗?
  是啊,如果那时,能再快一点的话……
  Desmond越过了他,全力朝着记忆中的方向奔跑。但是等待着他的只有不变的冰冷结局。
  在重新看见这一幕之后,他又陷入了恍惚中。这一次,他穿着罗马的首领的白袍回到了那次审判的前夕。
  他试着不再抱有希望,投掷飞刀,发射火枪,但是全都落空了;所有的人就像没看到他做了什么一样,一切都按照原样发展了下去。
  Desmond不忍又不甘地闭上了眼,再睁开眼的的时候,他回到了还很和平的庄园。
  他回到了濒死的教皇面前。
  他一次又一次地失望。
  他什么也改变不了。
  Desmond又一次醒来。他叹息着放弃了。
  “你的过去,无法追回。”他低声说,“我的过去,也无法追回。”
  “但至少我还有未来。”强颜欢笑的Desmond说。
  他再一次醒来,看到了熟悉的房间,挣扎着爬起来,回到圣堂。所有人都在;已经是第二天了。

23
  Desmond在屋顶上找到了折磨过他很久的羽毛箱。
  Desmond在树下找到了马里奥叔叔的爱剑。
  Desmond在南面找到了Ezio的腰带。
  Desmond在教堂找到了洛伦佐赠与的披风。
  Desmond在门口找到了写满回忆的账本。
  Desmond在昔日的鸟瞰点找到了Ezio也曾仰望过的那片星空。

  
  
 
 

*过了很久重新审视,我决定找回这篇文章的初心,也就是说,借用跟我们某种程度上一样的玩家呆子萌的眼和口,来传达我借他的眼看到的东西。简而言之,Des 要加戏份加盒饭了。

评论 ( 5 )
热度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