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诞!]梦的前篇(瓦尔加斯家族)


*做为死忠伊厨怎么能不赶伊诞!忙完了之后修仙赶工!瓦尔加斯家族生日快乐!
*天使们(死)后半夜也算当天吧?也算吧?异色多少有私设吧,
试着写了最最平凡的日常

……
  费里西安诺又做了那个梦。他已经很久没再做那个梦了。
  他在荒原上徘徊着,辗转着,他隐约觉得自己是寻找着什么,但是又想不起来自己是寻找着什么。在浑浑噩噩的梦境里前进了不知道多久之后,他终于放心的醒来了——
  门被不留情的打开,罗维诺按着费里西安诺的头在枕头上揉啊揉。
  “……找到了,ve。”费里西安诺眨眨眼,半梦半醒的咕哝着。
  “笨蛋弟弟,就算是今天,你也太过分了吧……都快中午了快给老子起来干活!”罗维诺半是不耐地说,“怎么回事?昨晚又出去泡妞玩到一点半?”
  “哥哥,昨天我下班就回家了啊。”他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把衣服往身上套,一边说,“我又做那个梦了。”
  “等等,这不是意味着那个大麻烦又要出现了?”罗维诺马上就跳起来似的冲出去,披上外套就要往门外冲;费里西安诺套好了衣服,踩上鞋,反应过来后也想要逃一逃,就在两兄弟匆忙逃窜之际,门铃催命一样地响了。
  屋里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似乎是以为他们没听到,门铃又被狂摁一通,清脆的铃声嘈嘈切切像是暴雨。
  为了自己心爱的门铃,罗维诺咬咬牙壮壮胆,就去打开了门——在今天,会来拜访他们的人很多,但是能这么理直气壮,这么笃定他们的行踪,并且这么无礼的……也就是……
  门啪一声的打开了,门后的人终于放过了闹铃,向他们露出了一个明明没什么问题就是有点让人毛骨悚然的微笑。
  “卢西安诺!”罗维诺下意识的提高声调,来掩饰自己的心虚,“你,你怎么来了——”罗维诺把视线向下挪了挪,哭笑不得,虚张的声势一下子泄了气,以在超市看到打工中魔王的语气说,“还带了这么多东西来……真不用你帮忙买菜。”
  红发的家伙又露出了和费里如出一辙的笑容——这个表情本身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可是和做出这表情的人一结合起来,就让人忍不住想入非非,比如卢西安诺大魔王是不是吃了奥利弗家里捡的杯子蛋糕烧坏了脑子——他就这么理直气壮,兼有点无耻的说,“为什么我就不能来了?全世界都能来你这串门,我是尤其有资格随时随地到这的,理论上咱们不都是一家人吗?”
  罗维诺越是听他这么亲切友好的话就越是背后发凉,他不耐烦地说,“你快去抓你的鬼去,没事来人间干什么?”
  “你是今天想跟我们一起过吗?咱们的生日也是同一天的呢。”费里西安诺就像忽然明白了对面的想法一样,不由分说的接过了卢西安诺手里的大包小包,把人迎进屋里,“弗拉维奥哥哥呢?”
  “他在完成双人份的工作。”翘班出来的某人毫无愧意,“就把他做的蛋糕当成他吧。”
  “上次也的确到你们家里做过客……”罗维诺皱着眉头,说服了自己,“就接待你们一次吧,只是还了上次的事哦?”
  他选择性的忽视了那次“做客”长达三个月,而这次对方最多也就在这呆三天……
  “卢西安诺!”远远地传来一个声音,怒气值满的那种。
  “哥哥救我!”卢西安诺毫不犹豫的放弃节操躲到了罗维诺和费里西安诺后面。
  他因此幸运的躲过了弗拉维奥至少时长三小时的说教,*注一
  弗拉维奥看到了费里西安诺之后稍缓怒火,很有礼貌的,把卢西安诺拉回去加班了,顺便说好了晚上再来。
  “哥哥大人,刚才的是……”
  “费里西安诺,刚才,就是他们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路德维希和基尔伯特已经到了。
   “是的,就是他们……”
……
  蛋糕被切的七零八落的撂在桌子上,蜡烛早就变成了青烟。所有到访的宾客都已经离开了,除了本来就属于这里的,嗯,四个人。
  费里西安诺没来由的笑了起来。
  “今年你们也在真是太好了,感觉非常开心呢……”
  “我只是为了躲过那帮家伙开的死亡生日会。”卢西安诺一脸不爽地捏着装在袋子里,亚瑟号称的绝佳美味,一边恶狠狠地说,“我还不想因食物中毒英年早逝。”
  “愿意的话这里来多少次都可以。”
  卢西安诺看向了扭过头去,假装话不是他说的的罗维诺,罕有的无法招架,转移话题,“啊……忽然好想尝尝你的血啊……”
  “都别聊了,先过来给我帮忙刷碗扫地!卢西安诺!”
  “哥哥……你也帮帮忙吧……?”
  卢西安诺和罗维诺对视了一眼,默契的因一种叫做懒癌的病倒地不起。
……
  “哥哥?”
  “我们可以这样继续下去,一起度过一次又一次的生日吧。”
  “再也没有什么能把你我分开了。”
  “对吧?”
  “别再抛下我了……爷爷也好,哥哥也好,那孩子……也好……”
  第二天早上,罗维诺听见了费里西安诺的梦话。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没有吵醒费里,帮他把被子拉好,插着兜离开家,开始做两人份的工作。

注:在这个背景设定里,弗拉维奥桑拥有和耀君黯君一样的固有神技“你必须得乖乖听完的说教术”,并且是个工作狂。

评论
热度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