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你拥抱了他一下]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不到一千字的玩意会有姊妹篇
*httw,教廷伊双
*……微妙当然是超级微妙了
……
  守护者守护着这个世界。但是从始至终,他所拥有的不过也就是那方寸之地罢了。
  哥哥曾经向他讲述,北/意/大/利曾经借给他眼睛,但是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真真切切的看到这个世界。
  哪怕是在梦里。
  他呆呆地随着罗维诺一起转头看向远方,天空与大地在月光下朦胧地连成一个无限广大的整体,填满了整个视野,在遥远的边际,绿色的浪尖上闪着金光。
  他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但是在这一刻一种复杂难明的感情击中了他,那是他从未有幸拥有过的,仅仅因为倾倒于世界本身的广大...

[逝去的他拥抱了你一下]


*这梗最后还是写了
*httw,教廷伊双
*微妙的地方就当成是世界线变动umm
……
  “收获的季节要到了。”
  罗维诺对他的弟弟说。
  他们看向原野的那一边,银色的月光照着开始泛金的麦浪。
  费里西安诺也看了过去,表情似乎是在微笑。
  “每天……忙的不行,希望大家能有个好收成。今年有个好的结束。”
  罗维诺说着,他没想起来自己忙的是什么,只是觉得是那么一回事。
  “哥哥,……”
  费里西安诺开口了,他好像想要说什么,但是声音却在夜风里消逝,模糊不清。
  周围的一切也在月光下变得模糊不清起来,他不知道是怎么一回...